鲤鲤鱼

A团黄担一枚
萌新
杂食all2 雷慎
二次元深宅

【SQ学长×秦雄】被掰弯的日子(完)


四、
十月转凉。
班长还在讲台前做着慷慨激昂的讲说,鼓励大家积极报名运动会,台下基本没人买帐。
“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开运动会!本来学习的时间就快不够了。”这是小报告。
“诶……我才不要跑三千。”这是祁放同学。
“喂,不然秦雄你去跑吧,我给你买水喝哈哈!”这是孙璟。
“我会给你加油的~”
“哈哈哈没错没错,秦雄比较合适啊!”

“……啊?”

五、
太阳今天好大。明明都十月份了。
啊,为什么我要答应这种事……秦雄生无可恋地等在起跑线上,所有的运动员已经各就各位。
不知道学长报了什么项目呢……不过就他的体型,也没人敢强迫他报什么吧。

“秦雄。”
学长站在绿茵场中。
“学长?你怎么在这里?”
“听说你要跑三千,过来看看,不容易呢。”
“谢谢……我没关系的,大不了撑不了就下来。”
“嗯,不要硬撑。”学长眼中闪过担忧。

……糟糕。起速有点快,这样不知道还能跑几圈……慢下来慢下来……
第六圈的时候秦雄已经觉得两眼开始冒火花,整个世界都在旋转,太阳穴都在一突一突地疼,腿像快融化的棉花糖一般,挪动在漂浮的水中。朦胧中似乎看到学长在终点线处耸立着,看不清表情。脑海中却反复闪现着他担忧的眼神。秦雄努力地睁大了眼睛。
撑下去!
说不定这辈子就跑这一个三千米了!
怎么能被人看扁!
其他人一个个地脱力离开赛场,只剩下几个还在坚持。
最后他几乎是走到终点的,几乎站不稳,学长牢牢地抓住了他。秦雄只来得及看了他一眼,接着失去了意识,布满汗水的脸上带着奇异的微笑。

再次醒来是在医务室。
“卧槽你总算醒了!”孙璟啃着个苹果坐在他床头,“你睡了快一下午。呐,第三名奖状,不错吧?”
秦雄头还是痛得厉害,扫了一眼奖状就暂时放到一边。没有注意到孙璟挪逾的眼神。
“你和学长发展得很快啊。”
“什么意思?”
“今天可是他把你抱来的!”孙璟咬掉了最后一块苹果,把核扔进了垃圾桶,“唔,嗯也唔能算是抱吧,反正差不多。既然你醒了我就先走了。”
秦雄僵硬地注视着她的背影。半晌,猛地把头埋到了腿间。

六、
每次相遇总是来得猝不及防,甚至可以说是缘分了,正在吃着拉面一抬头看到学长的秦雄如是想到。
于是窄小的桌边又挤下了一个学长。

于是那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就发生了。
“我还能喜欢男人呢!怎么样?!”一个大力扯着秦雄转身,紧接着嘴唇就被狠狠地覆盖上了一个软软的物体。
咦。咦?咦?!
这,这是什么情况??
被强吻了???!
啊?
秦雄大脑彻底当机。

“喂……真的没事吗?”
“……哈!没事没事,我我我我一个大男人,就当当当被狗啃了一口嘛。”秦雄干笑,两人走在昏暗的巷子中,不知为何学长非要送他回家,可能是担心刚刚的事情太刺激了吧……
“呵。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,”高壮的男生笑笑,突然俯下身来,准确地捏住了装作若无其事的人的下巴,“稍微有点介意呢。”
“等等,学长你唔——”
刚吃过面还微热的唇瓣被另一个陌生的气息完全覆盖,粗壮的手臂横过他的后脑,令他不能挣扎。两个人后退着靠到墙上。对方的舌尖就在他怔愣之间迅速滑到了他的口腔里,没什么技巧却霸道用力地搅动着。
“等——哈、学长你、”秦雄完全被亲懵了,颤抖的手推拒在学长坚实的胸膛前,却被其散发的热度和硬度熏的更晕,学长一只手稳稳地按着他的后脑,一只手横过胸前,攥住了他的手,轻轻地揉捏着。
“唔!——”平时根本没什么感觉的手指此刻敏感得出奇,轻轻地揉捏就令他禁不住似的颤抖,学长似乎察觉到这一点,舌头的力气更大了,包裹住秦雄的舌头用力地吮吸着,后脑的手上下轻轻地抚摸,偶尔游移至脖颈便仔细地按揉,弄得那一小片肌肤都染上了红色。
秦雄被不知所措的感觉弄得浑身都快瘫软了,却升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。
高大的男生缓缓地松开他的嘴唇,着迷地看着他失神的双眼和暧昧的嘴角,伸手将他揽在怀里,低下头在他的耳畔低笑。
“你硬了。”

——END
(剩下请自行想象| ू•ૅω•́)ᵎᵎᵎ跑远哒哒哒哒)

【SQ学长╳秦雄】被掰弯的日子(上)

突然萌上了这个略有毒的西皮……想象力实在匮乏_(:з」∠)_

一、
天空仍旧阴沉,雨势未见减弱。
秦雄默默地收起手中的伞,看似平静的外表下,内心波澜壮阔。
黄色的伞底上意料之外的四个字令他久久不能反应过来。
“秦雄,还没走啊?”
“……学长?”

二、
第一次见到学长,似乎也是个雨天。
秦雄作为值日生,同样是值日生的另一个同学因为有事提前离开了,默默地擦着黑板的秦雄看了眼屋外阴沉沉的天,叹了口气。
等全部忙完出来后,学校里已经彻底安静了下来。秦雄穿过回廊,突然听到角落中传来微弱的叫声。
一只纯白色的猫崽蜷缩在箱子里,看上去很没精神,刚刚的几声叫声似乎已经耗尽了力气,只能软趴趴地缩在箱子里。
秦雄心头一紧,猛然想起自己的包里似乎还有几块奶排,然而翻遍了所有的夹层却一无所获。猫崽的叫声变得更加细弱。
“需要这个吗?”一道低沉的声音传来,秦雄回过头,不怒自威的高大男生像是板着脸,结实粗壮的手臂伸过来,手上却拿着一袋花生牛奶。

“咦……学长你家也养猫吗?”秦雄一下下地给猫崽顺着毛,得到投喂的萌物瞬间精神起来,欢快地喵喵叫着。
“是邻居家,一只布偶。”
“这样啊。”雨渐渐停了,秦雄站起身,回头冲男生笑了笑,“今天谢谢学长帮忙,我叫秦雄。”
雨后阳光下的少年,笑容真诚而灿烂。

三、
【我喜欢你。】
如果永远不打开这把伞,我是不是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份感情?
不不不,会不会是我误会了……有可能学长只是随便买了把伞送给我,没有看里面的具体内容吧,大概也不知道里面的构造……?
不……说起来生日礼物送伞的例子好像也不多啊……果然是故意的吧?
所以他真的喜欢我?
为什么?
可不可以装作没看到……

“秦雄,还没走啊?”身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。
“……学长?”刚刚还在想的人现在就出现了!
“是没带伞吗?”
“不……啊对,真是的,完全没想到会下雨……”这时候先装作不知道吧……
“我带了,一起回去吧。”
“……哦。”

街上的人熙熙攘攘,时不时被快速行驶的车辆溅上一身水花。
普通的黑伞下,两个各怀心思的人挤在一起,装作若无其事地聊着天。
“学长想考哪个大学?”
“没有想过。”似乎是嫌挤,身旁的人随手将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,似乎笑了一下,“谁知道将来的事?我这成绩能有学上就该知足了吧。你呢?”
“这样啊……话说我也没有想过……”好像更紧张了……话说胳膊真是结实啊……感觉快赶上两个我的了……
……“秦雄?”
“呃,啊那个,没事,我们走快点吧,别一会下得更大了!”

【周叶】癔症倾向(HE 一发完)

ooc架空大学背景
逻辑低下
心情低落产物,慎入
叶修有轻微心理病设定
画风突变注意
#######################


“叶修…叶修,醒醒,该起床了”舍友方锐大力摇晃着皱着眉躺在床上的青年。

叶修费力地睁开眼睛,一瞬间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。梦里天寒地冻,他跟周泽楷抱在一起取暖,对方还答应了他的告白。一切幸福的不真实,令他在睁眼的一瞬间差点喊出声。

眼前的方锐只穿着背心短裤,明显是夏天的装束…至于脚上为何不是人字拖而是运动鞋,大概要归因于万恶的早操制度。

叶修抬眼看了看表,还有5分钟就要查人了,遂赶紧穿好衣服,和方锐一前一后冲出宿舍。

“对了,猥琐方”叶修微喘着问向方锐,“我昨晚…说梦话了吗?”

“哈?老叶你今天真奇怪,还梦话?”方锐猥琐的笑了,“该不是昨晚发春梦到美女了吧?”

“呵,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?”也就是应该没有说,叶修放下心。跑圈就在两人喋喋不休的互嘲中结束。

不过,真的…如果梦是真的就好了。如果自己可以勇敢。



——周五了,小周。

前辈,怎么?

——没事,哥终于能好好休息休息啦。

前辈,不要把自己,弄得太累。

——呵呵,放心。

嗯,多喝水。

——…我知道。对了小周…

怎么了前辈?

——…没事。早点睡吧,晚安。

前辈晚安。

周泽楷看着眼前暗下来的手机屏,有些莫名。今天的前辈感觉有点奇怪,是不是学生会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?前辈一个人也抗了太多事了…

有些担心…嗯,要不要明天去X大看看前辈?唔…借着拍外景的名义也可以…

江波涛看着舍长风云变幻的表情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“泽楷,怎么了?”

“明天,去X大…”

“嗯?”X大?不是叶修前辈就读的地方吗?“是要去找人吗?”

“嗯!”俊朗的青年脸上露出了微笑。



一片黑暗……

好闷……快…快不行了…

叶修紧皱着眉左侧身躺在床上。今天觉得精力不振就早早休息,半睡半醒间,突然产生出这种陌生的窒息感。周围没有人,他甚至连动都动不了。

今天难道要这么奇怪的死掉吗…也太突然了吧…

叶修的脑袋中已经出现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,包括报纸上出现的“大学生宿舍猝死,是生活紊乱还是有人蓄意?”

呵…都什么时候了居然在想这么奇怪的事情。

然而胸中越来越闷,四肢仍然无力。

不行啊…不能这样…

快绝望的一瞬间,叶修想到的确是自己未曾宣之于口的心意。

紧接着,他发现自己能呼吸了。

“哈…呼…哈…哈…”还活着,真是太好了…

外面还是一片黑暗,对面宿舍楼里还亮着几窗灯。抖着手摸出手机,叶修下床倒了杯水,戳开了好友的QQ。

老韩,睡了没?

——手机开振动,被你吵醒了,干嘛?

呵…别这么冷淡。问你个事呗。

——说。

我一同学晚上睡觉突然窒息了,不能动弹,据说过了很久才缓过来,让我帮他问问这是怎么了?

——可能有很多原因。他平时会有胸闷的感觉吗?

你等我问问哈。

他说人多的地方和运动的时候都有,放松的时候一般不会。

——那应该没什么事,可能是过于劳累造成的。不放心的话,你可以让他去医院做做心电图,查查是不是心脏有问题。或者可能是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,不过几率应该不大。

“唉…真是负责的人啊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无奈的笑笑。

行,那就这样吧,谢了老韩,好好睡吧~

——啧,滚去睡觉,都几点了?你这样的人才更容易得心脏病。

叶修苦笑。

看来,不去一趟医院自己是不会放心了。

没人知道叶修有轻微的癔症,并不严重,主要表现在身体一不适,就会怀疑自己得了各种严重的病。

第一次了解到还是高中的时候。叶修因为轻微的头疼请了两周的假,期间各种怀疑自己得了脑瘤,因为听说接触辐射太多对脑部损伤很大。

当然反复查验的结果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医生无奈地拍着他的肩膀,说他年纪这么小别老想些有的没的。

叶修最终一个人去了精神科。面容严肃的医生让他做了很多测试题,几百道。险些做晕的时候才结束。医生拿着测试结果,冷静地下了判断。

其实也不是很严重的东西,这年头谁没有个心理病。叶修听到结果也就随意地笑笑。

后果就是现在一脸严肃地站在心脑血管科门口。
“千万别真是得了心脏病啊…哥还想多活几年来着。”

结果若是没事的话,就…


……

“前辈不在?”

“对啊,一早就说着要去医院什么的…”方锐挠了挠头,“可能是去看亲戚了吧?”

周泽楷手里拿的游戏模型砰地摔到地上,转身就往最近的医院跑去。

前辈…前辈亲戚都不在这个城市,怎么可能是去看亲戚!好端端的怎么一大早去医院!

为什么昨天会那么反常似乎也找到了原因…明明是想给前辈一个惊喜才什么都不说就来的…怎么会…

周泽楷以最大速度奔跑着。时间还早,路人纷纷投来不解的眼神。周泽楷也不管不顾。

高中时被传为神话般的人…

天台上揭下脸上盖着的书,慵懒地自我介绍的人…

各种细节上对自己仿若不经意照顾的人…

消失了一段时间,回归后却越大闪耀的人…

自己一直敬仰…一直怀有不能说的感情的人…

前辈…

前辈…前辈!
叶修!


叶修拿着化验单走出医院的大门,表情略微茫然。

对面是一声不吭只顾喘气的周泽楷。暗恋许久的周泽楷。

“小周,你…唔!”

对面的青年快步上前,一把搂住了他。叶修瞪大了眼。

“叶修…不管怎样,我都喜欢你,一直,一直,呜…很多年…”肩膀处传来青年听起来可怜兮兮的哽咽声。

“噗…诶,小周怎么啦这是?你误会啥了?我只是来趟医院做做身体检查,瞧你吓得。”

“那⊙_⊙”周泽楷瞬间禁声,一脸蒙逼。颤抖着放开怀里的人,周泽楷甚至不敢低头看叶修的眼睛。

自己一时冲动告了白,这下如何收场?

谁知叶修轻笑出声,突然扳过他的脸,不顾周围人的尖叫,仰头凑上去。

“呵呵…哥有好多事情要告诉你。”

“还有,我也喜欢你,周泽楷。”

fin.

嗯,心情不好也不写虐,虽然不知道写的是啥…

【周叶】暗恋(下)

私设ooc
周泽楷生贺


接上


平时吃过午饭周泽楷就要回去了。周泽楷的学校管的不严,今天难得有时间,他不想急着回学校。午后的食堂空荡荡的,只有洗碗声和推车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,增添了一份祥和。
他只是安静的看着对面的叶修,对方慵懒放松的神情在这样的天气显得尤为令人心安。

“前辈,我…”
“啊,突然想起一件事!”叶修脸色一变,猛地站起身,“小周,你能先等我一下吗?我处理完事情马上回来。”
“……嗯。”
周泽楷支着下巴,看着叶修快速离去的背影,心里有些疑惑。

等待的时间说长不短,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礼物盒走了过来。

“你,你好!”女孩满脸通红,将盒子递了过来,“这是给你的!”
“呃,抱歉,我不…”
“不,不是我给你的!请收下好吗?!”
“这…”

“小周收下吧,不要让人家女孩子伤心。”这时候叶修的声音突然传来,周泽楷感到安心的同时,心里也有些委屈。前辈就这么希望自己接受别的女生送的礼物吗……
“啊,你可以回去啦,我保证小周会收着的。”叶修回头冲女生一笑。女生神色奇怪地点了点头,又看了一眼周泽楷,接着转身离开。

“前辈……”周泽楷真的有些难过,表面上却只显示出为难的脸色。
“没事没事,乖~”叶修没什么诚意地安慰了一下,“有时候,生活总是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嘛。”


坐在回程的巴士上,周泽楷有些怔忡。又是这样…自己又一次错过了说出真心话的机会。

低头看了一眼包装精美的礼品盒,他无奈地拆开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些什么——

青年的瞳孔瞬间放大。


叶修走在返回宿舍的路上,嘴角微微勾起。

生日快乐啊,小周。

“我早已知道你的心意,这是我对你的回应。希望不会太晚——叶修。”

被打开的盒子中,静静地躺着一对银戒,在冬日的艳阳里熠熠生辉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小剧场
周泽楷:前辈,是故意的吗?QAQ
叶修:乖,摸摸头,下次再来玩哈~
作者:嗯,下次,就不只是过来玩了。
叶修:什么啊,说清楚…唔!
周泽楷:(❁´◡`❁)*✲゚*

【周叶/生贺】暗恋

私设ooc




上课手打

标题废_(:3 」∠ )_小周生快(❁´◡`❁)*✲゚*







(上)









第七个年头了。









双休日早上七点,公交车站人寥寥无几。冬季的清晨




寒风凛冽,独自坐在长椅上的青年却没有觉得特别冷。或许,是心情的原因吧,开心激动地一整晚都几乎没合眼,怎么会感觉到冷,周泽楷想。









那个人喜欢睡懒觉…这么冷的天,应该还窝在床上吧。想到这里,他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。不管前辈怎么样,他还是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。









那个人是自己的高中前辈,在高中的时候就方面都十分优秀,对自己也颇有照顾,为人也十分温和。虽然喜欢的契机连自己都记不清了,却还是一直保持着这种喜欢的心情…









可惜还是说不出口。青年默默地叹了口气。两人在学校都太忙了,自己见前辈的时间半年几乎只有几次。每一次见面都是匆匆来匆匆走,没有合适的时机,也来不及多说什么。









喜欢的对象过于迟钝实在不是什么好事,虽然不会被其他人抢先,但也不会让自己有什么机会…唉,算了,已经习惯了,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







巴士来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“唔…好冷,小周真麻烦你,这种天气就应该前辈出去找你嘛。这么冷的天让后辈坐两个多小时的车来找我,我可是很过意不去的啊。”穿着随意的男人一只手揉着眼睛,整个人裹在一件厚厚的黑色羽绒服里,看上去有些没精神,却认真的说着。









“不会。”周泽楷双眼眨也不眨地看着叶修,他的前辈还是这么可爱。默默地解下来自己的围巾,躬下腰,围到身前的男人的颈上,“前辈,冷。”









“呦,小周你这男友力很高啊,让别人知道,肯定会拐走一大票小姑娘。”男人不怀好意地笑着,裹紧了围巾。









“前辈,别取笑了。”周泽楷勉强笑着,心里却想,什么时候才能拐走最想拐走的人。









两个人随意聊着,慢悠悠的走在医科大的校园里。不时有人向叶修打招呼,再装作不经意地瞟几眼一旁的周泽楷。









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,叶修直接把周泽楷带到了研究生食堂。医科大的伙食都很好,主要原因其实也是学校太偏周围没有什么好的饭店,天气又冷。









“其实是我懒。”叶修面不改色地说出了实话。









“嗯,我也。”周泽楷这么说。









年轻俊秀的两个青年就一如既往地不顾形象地吃着食堂的牛肉面。









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